桐乡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纽约市顶尖高中放榜亚裔又占一半这回政客能正视问题了吗

2019/11/10 来源:桐乡财经网

导读

文章转载于:美国中文网ID:Sinovision_NET本周,纽约市教育局公布了全市8所特殊高中今年的录取名单。不出所料的是,被录取

文章转载于:美国中文网

ID:Sinovision_NET

本周,纽约市教育局公布了全市8所特殊高中今年的录取名单。不出所料的是,被录取的亚裔学生占比最高,而非裔和拉丁裔比往年更少。

纽约市共有27521名学生参加今年的特殊高中入学考试。最终到达录取分数线的有4798人,其中亚裔2450人,占51.1%,白人学生1368人,占28.5%。

一直被市长等政客认为在特殊高中席位“不够”的西裔和非裔学生,今年的录取情况并没有改善。被录取的西裔有316人,占6.6%,非裔为190人,占4%。

纽约市顶尖高中放榜亚裔又占一半这回政客能正视问题了吗

史岱文森高中的学生。美联社图

同样不出所料,市长白思豪在放榜后立即表态:“这些数据就是又一个我们需要巨大变革的证据,让特殊高中提供更多机会。”

支持进行特殊高中改革的市教育局长卡兰扎(Richard Carranza),也再次提到了特殊高中的录取程序:“我们又一次看到了特殊高中里不可接受的现状,单次考试决定录取的政策现在就必须被改变。”

纽约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奥卡西奥-科特斯(Alexandria Ocasio-Cortez)周二也发话了:“史岱文森高中只招收了7名非裔学生,这告诉我们系统有故障,教育不平等是种族贫富差距的主要因素,不公正就是这个模样的。”

纽约市顶尖高中放榜亚裔又占一半这回政客能正视问题了吗

奥卡西奥-科特斯周二的推特

其实不少媒体今天的报导也是在着力强调这一点,《只有7名非裔学生进入纽约市最挑剔的高中,总共895个席位》(这是指史岱文森高中)、《特殊高中延续固执隔离化,只录取了极少数非裔和西裔学生》之类的题目比比皆是,其中反复提到:特殊高中只给非裔和西裔孩子提供了很少的席位。对此《国家评论》杂志(National Review)的资深编辑Jay Nordlinger还发出了质疑:“进特殊高中是基于考试成绩决定的,并不是谁来‘提供’的席位。”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导,今年报考特殊高中的非裔有大约5500人,也就是说终究录取率仅为3%。亚裔学生压倒性的录取率确切“扎眼”,而遗憾的是,政客们和一些舆论果不其然又拿这个数据做起了文章。

纽约市的特殊高中,是为了进一步栽培有学术天分的学生而特地选定的公立学校,被认为是全市最顶尖的高中之一。8年级和9年级的学生要想进特殊高中,必须通过一场长达3小时的特别测试、即特殊高中入学考试(简称SHSAT),考试分两部份,1是英语,2是数学。

白思豪和卡兰扎提出的特殊高中改革,重点就是要取消SHSAT,把录取标准改成综合斟酌学生的班级和学校排名、以及在全国标准考试中的分数。除此之外,还要预留一定的特殊高中席位给来自低收入家庭、分数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学生,这些学生只要参加一个名为“探索项目(Discovery program)”的暑期课程,就可以入学。

其实,由于市府已将探索项目扩大,今年到达分数线而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总人数比去年少了269人。白思豪希望终究能让20%的特殊高中学生都来自“探索项目”(今年是13%),而今年教育局计划把通过该项目招收的学生增加大约500人,比去年再多一倍,至于成效是否是达到预期,还要看之后几周公布的具体数字。

白思豪进行特殊高中改革的目的非常明确,他也对此毫不避讳:增加非裔和西裔的入学人数。全市公校系统中非裔和西裔学生占70%,但在特殊高中里不到10%,比例确切很低。

现象是存在的,但白思豪却没有看到本质。他认为这其中的缘由是非裔和西裔家庭经济条件不好,没钱补课或找辅导老师。他在宣布推动特殊高中改革时说过一句话:“我赞美那些倾尽所有供孩子上补习班的家长。但是,一个家庭如果无力负担,他们凭什么应当出这笔钱呢?那些能轻易支付这笔钱的家庭,凭甚么就比他们有优势呢?”

然而,亚裔其实不都来自“能轻易支付这笔钱的家庭”。事实上,特殊高中里的大多数学生,正是来自纽约市低收入家庭的亚裔孩子。根据纽约州众议员牛毓琳公布的数据,全市18万名亚裔学生,将近60%的家庭都接近或低于贫困线。对许多亚裔孩子来说,上特殊高中、上好大学,是他们改变人生、帮助改进家境的出发点。

纽约市顶尖高中放榜亚裔又占一半这回政客能正视问题了吗

《纽约时报》2012年发表的一篇文章《考试是亚裔学生的重要跳板》,封面图中的华裔男孩石庭(Ting Shi,音译)跟随家人移民来美,父母开洗衣店,家境其实不宽裕,他每天在洗衣店里学习,最后考上史岱文森高中。

上周在谈亚裔诉哈佛案时我们说过,即便你不认同亚裔重视教育、倾其所有的理念,也总不能由于你认为“比例”有问题就让他们的投入作废。更何况,我们采访过的史岱文森高中非裔学生也说过,非裔西裔社区没法得到优良教育,这是教育系统的错。

换言之,贫富差距也好,教育水平差距也好,这都不是改动规则将一些学生“拉”进学校,或是依照种族强制定下“配额”就能解决的,政府应当从根本上——如社区环境、幼儿园或中小学层面等——设法弥补,而不是让某一个群体来买单,更不能将亚裔当作“众矢之的”来针对。

今年的纽约市特殊高中录取结果,确实再一次揭示了美国教育系统中存在的问题,但可惜,许多政客和舆论恐怕又没有看准问题是什么。

好在,也有一部分政客正在尝试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。例如纽约市公益保护人威廉姆斯(Jumaane Williams)就表示,问题是需要解决的,但关键是如何在解决问题的同时,不引发族裔间无必要的对峙情绪。奥卡西奥-科特斯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:“为什么纽约市不能让所有公立学校都像布鲁克林科学高中一样好?”这固然是一个短期来讲不太现实的目标,但从整体上提高教育质量,最少是比白思豪的改革更好的方向。

印高神油

西地那非合成路线

美国伟哥

服用伟哥应该注意那些事项

标签